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天天彩票 > 新闻资讯 > 1953年, 一农民收到毛主席邀请观礼, 见面后, 却遭主席当面拆穿
1953年, 一农民收到毛主席邀请观礼, 见面后, 却遭主席当面拆穿
发布日期:2022-07-22 11:09    点击次数:71

1953年秋,毛主席专门致电福建,请一个叫陈添裕的农民来北京参加国庆观礼。

邀请刚发出去没多久,一个农民就风尘仆仆地出现在北京车站,经过指引,他很快来到了毛主席面前。

毛主席看了眼前这位农民一会,否认道:“你不是我要找的那个陈添裕,我记得很清楚,他要比你更高一点!你应该是那个看茶桶的。”

来人非常实诚,不仅点头承认,还佩服地问毛主席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。

只见毛主席哈哈大笑,然后说:“陈添裕同志救了我的命,我当然印象深刻啦。”

那么,陈添裕究竟是何许人,为何说他救了毛主席一命呢?故事还要从1929年7月说起。

参与革命,精心照顾“杨主任”

1929年7月,毛泽东正在指导上杭蛟洋的革命斗争,突然染上疟疾,这种病发病很快,刚过一个小时,毛泽东就浑身发热。

闽南特委领导商量了一下,决定派粟裕领着一个红军连护送毛泽东和贺子珍到乡下,除了进行治疗外,顺便调查研究,思考土地革命斗争和红四军的建设问题。

他们转移的地方,正是群众基础比较好的永定金丰大山天子岽牛牯扑,也是让毛泽东印象深刻的,陈添裕所在的地方。

虽然在永定岐岭做了大半辈子的农民,成天面朝黄土背朝天,但陈添裕心中却始终向往着从山那边传来的自由和革命的气息。

不过还没等他翻山探索,革命的风潮就已经吹向了他所在的村子里。1928年6月份,共产党在福建龙岩市永定县领导了一次农民暴动,并且建立了福建最早的一支红军军队。

永定暴动刚发生不久,陈添裕就迫不及待地参与革命赤卫队,和赤卫队的队员一起赶跑乡绅财主。没有了成天压在自己头上恶霸们,在共产党的领导下,村民们分到了田地和房子。

土地,作为农民吃饭的本钱,能带给农民无限的动力,在尝到革命带来的好处之后,陈添裕在队中更加活跃了,因为其热心实诚的性子,被党组织认为是非常可靠的革命同志。

也正是他热心实在的性子,这次照顾毛泽东下乡调查兼养病的任务,组织在商议了一番之后,就交代给了陈添裕。

得到指令后,陈添裕表现得非常积极,为了给毛泽东好的治疗环境,他带着家人把屋子里里外外都收拾了一遍。刚把院子收拾好,他就远远就看到了毛泽东一行人的身影,连忙了迎上去:“杨主任这么远过来,真实辛苦咯!”

听他这么称呼,毛泽东先是一愣,因为他下乡的化名是“杨子任”,怎么到这个同志的嘴里变成了“杨主任”?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,可能是客家话将名字给搞错了,以至于陈添裕认为自己是一个姓杨的主任。

为了防止尴尬,毛泽东将错就错,非常亲和地回道:“我们倒没什么辛苦,只是今后要麻烦你们了。这次我们来这里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,那就是带大家一起参与到建设红军的队伍中来。”

听此,陈添裕非常高兴,因为毛泽东第一次来这里进行革命时,就帮助老百姓赶走了不少土豪劣绅,不仅给大家分田,还建立区乡苏维埃政权,发展工农武装力量,教老百姓如何抵御敌人,得到了不少人爱戴。

有幸能照顾毛泽东和其妻子,他觉得是自己回报组织的机会,怀着感恩的心,陈添裕一家人在照顾毛泽东这件事上非常体贴细心。

当时贺子珍怀着孕,为了让她多补补营养,陈添裕嘱咐妻子平时多煮些鸡蛋,让贺子珍跟肚里的孩子的营养跟得上。

就这样,在他们一家的精心照顾下,毛泽东的病很快得到了好转。

反动派蠢蠢欲动,毛泽东身份暴露

就在革命斗争进行到如火如荼的阶段时,国民党反动势力开始实施“清剿”的阴谋,到了9月份的时候,牛牯扑村附近开始出现一些地主势力的身影。

时逢闽西红军第七军第56团接到组织命令离开永定,身为中共岐岭乡党支部书记的陈兆祥找到陈添裕,说:“最近有些地主反动派蠢蠢欲动,为了保护杨主任的安全,你带着他们转移到天子崠的青山那边,暂时搭一个竹寮住下。”

竹寮是南方一种用竹子做的民居,远看着非常轻便,这让曾经生活在砖墙土瓦房的毛泽东眼前一亮,不仅对于这种建筑十分赞赏,还专门题上“饶丰书屋”几个字。

饶丰书屋

除了转移住所,为了抵御敌人攻击,保护好毛泽东,陈兆祥还动员群众参加赤卫队,加紧进行军训,锻炼赤卫队队员的身体素质,陈添裕也在当中。每天忙完之后,他都不忘到毛泽东住所待一会儿,看看其的身体情况怎么样了。

而这些,都被混在人群中的岐岭乡土豪张克识收入眼底,他是当地的土财主,在革命风潮吹向这里时,他的所有财产都被夺走分给了农民。

这让原本靠着收农民血汗钱过好日子的张克识,对革命恨得是咬牙切齿,但他势单力薄,为了不暴露自己对共产党的仇恨,便把自己伪装起来。平时靠着自己老实本分的长相和行事,愣是瞒过了所有人。

但其“狼子野心”终究会暴露出来的,这天,张克识在人群中看到了气宇轩昂的“杨主任”。

因为有钱的时候,张克识见过不少人,于是仅靠那一眼,他就非常确认对方是从共产党过来的大人物。为了报仇,他偷偷摸摸地来到国民党本县民团,找到团总林蔚民,将这个“杨主任”的事情都一一说了出来。

为了更生动形象,他还将毛泽东的五官模样和走路仪态都描述了出来,并且信誓旦旦地说:“我敢保证,这个杨主任一定是共产党领导层的人物!”

其实在听完张克识的描述后,林蔚民就已经基本上确认在岐岭乡的“杨主任”,就是在共产党当中举足轻重的毛泽东。

沉思片刻后,他挥手让张克识离开,然后赶紧找来下洋民团头子胡道难商量这件事,并同时将消息通知给国民党广东大埔县县长梁若谷。

游击抗战,将毛泽东成功转移

9月17日,胡道难和林蔚民带领着13个乡团,跟着国民党保安团的600多个人扑向牛牯扑村,他们兵分两路,左右夹击,留在村里的粟裕很快展开反击,将他们给拦在了外面。

不过因为敌我力量悬殊,我方采取边战边退的打法,山间地势复杂,在陈兆祥和粟裕的指示下,陈添裕凭借自己对山林的熟悉,带着小部队跟敌人展开了游击战。

不过林蔚民等人显然不想跟他们这么耗下去,到晚上时,他命人在山上放火,企图将尚且疲劳的游击队战士和毛泽东烧死。还好陈添裕在放风时看到有火在山下烧起来,连忙回去通知给粟裕等人,众人急忙撤退,这才躲过了这次危机。

第二天天刚亮,国民党带着武器再次冲进山中,和准备好的游击队奋战在一起。

眼见敌人越来越多,粟裕对陈兆祥说交代:“这样打下去也不是个办法,你找几个人先把毛泽东同志给转移走。”

很快,陈兆祥将包括陈添裕在内的四名赤卫队队员挑选出来,并嘱咐他们说:“现在时间非常紧迫,你们的任务就是在敌人到来之前,将杨主任转移到雨顶坪村。”

因为深知毛泽东身份的重要性,陈添裕带着人火速赶到毛泽东的住处,一边跑一边喊:“杨主任,有情况,赶紧转移!”

当时毛泽东正在看书,听到声音时,陈添裕已经来到屋里,看着对方身上还带着作战留下的痕迹,他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,于是便让旁边的贺子珍整理包裹,而他跟陈添裕商量好转移而路线。

雨顶坪村距离这里有5公里远,在简单收拾了一下之后,他们立刻出发,贺子珍因为已经怀孕5个月,在行动上多少有些不便,于是陈添裕便让两个赤卫队队员架着她跑一阵走一阵,而他则是跟另外一个队员架着毛泽东出发。

山上多灌木树石,路特别难走,即便是正常健康的人来走这条路,也得费很大力气,更别说当时毛泽东还受着疟疾的痛苦。

多日来的疾病折磨,已经让他的身体非常虚弱,即便精心照料,在面对这样急促地奔走时,毛泽东很快就耗尽了所有力气,他弯腰喘着气,用尽力气都迈不开腿。

听着身后枪声越来越近,陈添裕急得头上直冒汗,甚至都想就地劈柴做个担架,抬眼看着山下的灌木荆棘,陈添裕突然灵机一动,连忙蹲下来,说:“杨先生,赶紧上来,我背着你走。”

“这可不行。”山路有多难走毛泽东是知道的,在背上自己这个大活人,那可不得把人累坏了。

“杨主任你就别客气了。”眼看敌人快追上来了,陈添裕直接抓起毛泽东的手往自己脖子上一揽,然后就急匆匆地往山下跑去。

可是走没多远,陈添裕听到他们正下山的那条路上也有枪声,脚步立马停了下来:“这条路不能走了,不然会被发现的。”

另一个队员急忙问:“那我们怎么办?再不赶紧撤离这片区域,等回头他们搜山,我们就来不及跑了。”

“我知道一条路可以躲过敌人,跟上我走!”

毕竟是在山里长大的人,陈添裕很快就在脑海中找到一条隐蔽的小路,说完,他稍微调转一下方向,再次开始跑起来。

陈添裕背着毛泽东(影视作品)

只是毛泽东毕竟是一个成年男性,不管是体型还是体重,都不是贺子珍那样的女性比得上的,没跑多远,陈添裕就已经累得一直大口喘气,汗水也很快湿了全身,可即便如此,他的步子可是一点都没有慢下来。

见他这么辛苦,毛泽东连忙说:“我现在已经可以走了,你放下来吧。”

但陈添裕不仅一句话不吭,甚至脚步都不带慢下来的,此时的他只想一心将杨先生送到安全的地方,完成党组织交给自己的任务。也正是这个信念,支撑着他一路跑下去。

山路狭窄,敌人的枪声和呼喊还在耳边,陈添裕一点都不敢松懈,在他跑的这段时间,鞋子没有了,光着的脚踩在石子路上,不是压住一些草茬,就是被荆棘划伤。

不过现在的陈添裕全凭意志力向前跑,已经感知不到疼痛了,这样跑了整整5公里,再到达雨顶坪村,其他队友将毛泽东从自己背上扶下来后,他这才放松下来,身子直挺挺地向后倒去。

见这种情况,毛泽东和先行到达的贺子珍二人连忙扶起他,看着陈添裕浑身狼狈,尤其是脚上血肉模糊的样子,连忙喊人:“赶紧来几个人将陈添裕同志给抬进去!”

陈添裕人高马大的,赤卫队的队员找来一块门板当担架把他给抬进了屋里去,不仅帮他擦洗干净他身上的汗水,还将深深扎在他脚底板的草茬和荆棘刺给拔出来,然后再用盆里的水给洗一遍,不一会儿就弄得满盆血水。

毛泽东深受感动,写下欠条

眼见着这种情景,毛泽东忍不住感动,他将一路上的艰辛跟贺子珍说了一遍,并感慨道:“我能安全到这里,真是多亏了陈添裕同志。”

贺子珍一听,心里也充满了感激,转身就要给几个赤卫队的队员三块大洋作为答谢,她说:“你们这一路上辛苦了,这是我们的一点谢礼。”

这几名赤卫队的队员则纷纷摇手拒绝,说:“这是党组织交给我们的任务,是我们应该做的,而且这钱你们以后肯定还会有大用处,还是你们留着吧。”

“那我们就给你们的名字记下来吧,再打一张欠条。”毛泽东说着,便让贺子珍将他们的名字记在小本子上。

贺子珍一边写一边感叹,虽然只是短暂的相处,但是她却真真实实地感受到来自农民身上的力量,是另一种朴素且坚强的力量,让人不得不为之侧目。

到最后毛泽东更是说:“你们的这份赤诚之心,不管多久我都不会忘记的,更忘不了牛牯扑人民。”

没过多久,陈添裕也醒了过来,并在第二天一起参与了跟毛泽东分别的队伍。他站在人群中,看毛泽东跟战士们一个个握手告别,忍不住热泪盈眶。

临走前,毛泽东专门给陈添裕几个人写了一张3元的白纸欠条,将欠条交给陈添裕等人的时候他还专门嘱咐了一遍:“等以后革命胜利了,你们一定要记得拿着这张欠条来找我们。”

拿着这张这张欠条,陈添裕心中非常感动,明明只是一张不见重量的纸,但在他看来却十分的贵重,因为在他看来,这不仅仅是毛泽东给自己几个人大的一张欠条,更是他向很多自己这样的老百姓做出的承诺。

看着这个非常亲切的“杨主任”,陈添裕略带哽咽地说:“我们一定能等到那一天来的!”

毛泽东在闽西

分别结束,毛泽东等人开始启程,这次负责护送他们的,是永定西洋乡苏维埃政府赤卫队大队队长马永昌和一帮武装人员,他们历来金丰大山之后,要经过湖雷、堂堡、合溪等地,然后才会回到上杭。

12月28日到29日两天,上杭县古田村召开了红四军第九次党代表大会,也是后来著名的“古田会议”。在会议上,毛泽东参加并起草了《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》,通过讨论,《决议》最后被通过,毛泽东也重新任职红四军前委书记。

在随后的革命斗争中,陈添裕也曾多次跟反动派作斗争,每到最艰难的时期,他都会想起“杨主任”临行说过的话,然后心中又充满了信心。

就这样过了20年,1949年10月1日,伴随着天安门前建国大典仪式开启,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。

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陈添裕心中非常激动,虽然那张欠条已经不知道被扔在那里,但“杨主任”曾跟老百姓承诺的革命胜利真正实现了。

古田会议

毛主席专门致电,邀请观礼

又过了4年,1953年国庆节前夕,陈添裕正在家中照顾临盆的妻子,突然有人来到他家中,问他:“请问你是陈添裕同志吗?”

陈添裕点了点头,正在他一头雾水的时候,那个人说:“毛主席在北京致电您这边,邀请您去看今年北京的国庆典礼。”

听到这句话,陈添裕除了惊喜以外,更多的是疑惑,他颤抖地指着自己说:“你确定毛主席是让我去北京?可是我何德何能,能让毛主席记得我的名字?”

“毛主席说他站在24年前来过这里,还跟你们写了张3块大洋的欠条。”

此话一出,陈添裕突然想起曾经给自己和几个队友写过3块大洋欠条的“杨主任”,顿时,一股莫大的欣喜在心中炸开。

但还没等他高兴,妻子正好从屋里出来,看他这么高兴,忍不住好奇:“这是遇到什么事了,这么高兴?”

“毛主席邀请我去北京看今年的国庆典礼。”说到这里,陈添裕整个人都透着高兴的神色。

一听这个好消息,妻子也很高兴,挺着个大肚子就要帮他收拾行李:“那你就去啊,还愣着干什么!你回来也给我讲讲国庆典礼是什么样子,正好孩子这几天就要生了,真是双喜临门。”

在听到孩子的时候,陈添裕突然从惊喜中清醒过来,这个消息来得太突然,他几乎忘记了自己中年得子的事情,他这半辈子打拼,好不容易有了孩子,这也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。

可全国能收到毛主席亲自邀请观看国庆典礼的人没有几个,说不定这辈子就只有一次。

就在陈添裕正两相为难的时候,他的堂弟陈奎裕串门来了,因为听说堂嫂要生产,他专门买了点补品过来。

刚把礼物放下来,陈奎裕转身便看到堂哥愁眉苦脸地坐在那里,便问原因。

而陈添裕也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了出来,说完,他叹了口气:“没想到毛主席还记得我们这些老百姓,我是真想去参加这个国庆典礼,但是你嫂子一个人在家我又不放心。”

一听这事,陈奎裕一拍大腿:“这么难得的机会当然要去啊!我记得我看茶桶的时候,就经常见毛主席看书,我当时就想,这么喜欢看书的人,将来一定有大成就。”

原来啊,陈奎裕也曾和毛泽东有过几面之交,不过后来毛主席没待多久就离开了。

“不行!你嫂子这几天就快生了,我不能离开她。”仿佛下定了决心,陈添裕的眼神突然一定,他看向陈奎裕,说:“好兄弟,你替我去北京一趟吧,顺便帮我向毛主席问好。”

“这,这哪能行?毛主席记得你,可不一定记得我啊。”陈奎裕一愣,连忙摆手。

“不会的,毛主席是一个心细的人,他连我这个小农民都没忘记,肯定也不会忘了你。”说着,陈添裕忍不住回想起曾经跟毛主席在一起生活的那段日子,他觉得,毛主席是真的凭自己的人格魅力获得了所有人的欣赏。

见堂兄实在走不开,陈奎裕也不再拒绝,几天后,便穿着新换洗的衣服上北京去了。

也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,毛主席的记忆力让陈奎裕心生敬佩。其实也不怪毛主席这么快认出陈奎裕,和堂哥不同,陈奎裕的个子比较矮,而毛泽东的身材非常魁梧,怎么看他都是背不动毛主席的。

得知陈添裕中年得子,毛主席也非常开心,除了陈奎裕,其他代表也纷纷受到了毛主席的邀请来到了北京。

毛主席挨个握住他们的手,说了自己难忘在牛牯扑村的经历,一直惦念着他们,也说不仅自己不会忘记这些在革命当中奋战努力的农民战士,共和国也不会忘记。

很快国庆典礼结束了,陈奎裕回到了福建的家乡,这时陈添裕的孩子已经出生了,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毛主席说的话传达给他。

听着堂弟的转述,陈添裕心中充满了感激:“这才是时时刻刻想着人民的主席。能背着毛主席,把他带出险境,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好的事情。”

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