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天天彩票 > 媒体报道 > 民间故事: 郎中路过集市, 见巨蛇可怜买下放生, 巨蛇: 回家莫动筷
民间故事: 郎中路过集市, 见巨蛇可怜买下放生, 巨蛇: 回家莫动筷
发布日期:2022-10-17 12:08    点击次数:52

北宋末年,一连几年大旱,百姓颗粒无收,民不聊生,地里已是寸草不生,为了充饥,老百姓只能到处寻找吃食,有吃草根的,有吃树皮的,但大户人家依旧有存粮,这不,富阳县安楠镇上的高员外,家中就存量甚多,他便安排自家管家做起了买卖粮食的生意。

老百姓中也有富裕的,便前来购买粮食,高员外心想着,这粮食如今可是紧俏货,便坐地起价,比平日里要高出近十倍的价格,就算是有富裕之人,也经不住这水涨船高的价格,便都望而却步,去寻找别的出路了。

眼看着这地上已是没有什么吃食了,有人便打起了这虫兽之类的主意,一时间,这集市上卖什么的都有,有卖山鸡的,有卖蛇的,有卖石蛙的,各种野物。

这天,有一砍柴的,扛着一个麻袋,走到集市上,把麻袋往地上一扔,遂席地而坐,便吆喝起:“卖长虫了,大长虫嘞!”路过的人无不好奇,他这长虫到底有多大,旁边一个卖野鸡的凑过来,问道:“兄弟,你得把你的货露出来,不然人家谁知道你的长虫多大。”

砍柴的一听,有道理,便打开麻袋,一只白色胳膊粗细的大蟒露了出来,可这蟒蛇看着已经是奄奄一息,袋子解开,它也没有逃走的迹象,一动不动的躺在那。

路过问价的人还真不少,一听到这只大蟒砍柴夫要价二十两银子,都摆摆手走了,可这砍柴夫就不松口,说是一口价,就二十两,卖了两个时辰了,问的不少,就是没人买。

砍柴夫正打在思量着换个地方的时候,来了一个背着药箱的郎中,郎中看着地上的白莽,问了价,砍柴夫跟之前一样说道:“一口价,二十两银子。”

郎中从口袋里摸出了五两银子给那砍柴夫说道:“你给我留下,我身上所带银两不够,我快去快回。”

跟砍柴夫说定,郎中急匆匆地走了,大约半柱香的时间,郎中回来了,拿出剩下的十五两银子交于砍柴夫,砍柴夫高兴地接过银两,把麻袋扎伤口,递给了郎中。

郎中扛着麻袋回到家中,打开麻袋,看着奄奄一息的白蟒,叹息道:“今日遇到我,也算咱俩有缘,看你甚是可怜,才把你买回来,你莫怕,待我医治好你的伤,我便放你归山,你可得跑的远一点,莫再被捉了。”

这郎中名叫郭宁举,为人善良,经常十里八乡到处跑给人看病,碰到穷苦人家,他便不收银钱,乡亲们热情地唤他郭善人。

这郭宁举,自幼无父无母,跟着姐姐长大,长姐在他成人之后,便找了户人家出嫁了,家里只有他一个人,他打小就喜欢医术,便拜在镇上有名的张郎中名下,张家药房在整个镇上是出了名的,张郎中的医术也是在这十里八乡出了名的,张郎中看他是个学医的好苗子,便把毕生所学毫无保留相授予他,这郭宁举是不辱使命,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比他师傅医术还要精堪。

郭宁举有个邻居,叫张保全,跟他年龄一般大,两人从小一块长大,跟郭宁举性格不同,这张保全是个心思极多之人,为人却也很仗义,郭宁举小的时候体弱多病,经常被村里同龄的小孩欺负,都是张保全护着他的,所以自幼,他就很喜欢跟张保全在一起玩,长大之后,这郭宁举是事业有成,到处给人看病,算不上富户,但也不愁吃不愁穿。这张保全就刚好相反,整日游手好闲,至今一事无成,经常来找郭宁举喝酒聊天,诉说心中烦闷。

每到此时,郭宁举就劝他莫要着急,要先成家后立业,张保全每每喝的是酩酊大醉不省人事,郭宁举就留他在家里过夜,好照看他。

话说这白蟒已经在郭宁举家医治了半月之久了,已经是痊愈了,这天,郭宁举背起药篓,又用麻袋装了白蟒,打算进山采药,顺便把这白蟒放归山林。

郭宁举是一路叮咛,他认为万物皆有灵性,这白蟒定能听懂他的叮嘱,到了大山深处,便放了白蟒,白蟒终于回到山林中,呼吸一口新鲜空气,回头看看恩人,却发现恩人印堂发黑,怕是有大灾,这白蟒本是山中修炼得道的灵物,那日遭到砍柴夫陷害,中了砍柴夫的诡计,遂昏迷不醒,被砍柴夫捉了去,等它醒来,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,动弹不得,得亏遇到这好心的郭郎中,才免遭此劫。

白蟒看着郭宁举,也顾不上他害不害怕,随即化身一白衣女子,说道:“公子,你有大灾!回家莫要动筷。”

原来这白蟒刚才已经施法进入郭宁愿脑海之中,看见了即将要发生的事情。郭宁举看着眼前白蟒变换人形,很是震惊,便问道:“姑娘,你到底是何人,我有什么大灾,你且说与我听听。”

白蟒这才说了自己身份,然后又说了自己刚才探进郭宁举脑海之中所看到的那一幕。

郭宁举摇摇头说道:“我与张保全自幼一起长大,他的为人我很清楚,我不信他会加害与我,姑娘为何要挑拨我们兄弟二人感情。”

白衣女子一看郭宁举不信,便不再说什么了,谢过郭宁举的救命之恩,便消失在这山林之中。其实,她并没有走远,而是一直藏在暗处,跟随着恩人,想要关键时刻出手救他。

郭宁举把这白蟒的话就没往心上放,采完药回到家中,不一会,这张保全一手提酒一手提着一包吃食,前来找他喝酒,郭宁举高兴地把张保全迎进屋里。

俩人开怀畅饮,郭宁举把白蟒交代的莫要动筷的事早都忘到九霄云外去了,不一会功夫,郭宁举只觉得头晕,便一头扎在桌子上,没了动静。

随后便听见张保全说道:“郭宁举呀郭宁举,自幼你事事比我强,你学得一身医术,我却啥也不会,总被人背地里放到一起比较,我有时候在想,你莫不是故意的整日跟我一起玩耍,好用我的不堪来衬托你,如今,你劝我先成家后立业,我便跑去找翠娥表白,自幼咱仨一起长大,我喜欢她你是知道的,可你知不知道,她想嫁的人是你,不是我,连我喜欢的女人都喜欢的是你,如今你死了,便不再有人与我争翠娥了。”

一边说着,一边喝着,郭宁举听见他说的,可怎奈自己动弹不得,原来是那白蟒暗中施了法,让他亲耳听听他的好兄弟说的话,让他自己认识到所交非友,白蟒一看时机成熟了,便化身白衣女子,来到桌前,张保全看见眼前美女,比得上一百个翠娥,遂有了不轨的意图,白蟒也未拒绝,在张保全亲吻她的时候,便把剧毒传入张保全体内,张保全当即毒发身亡。

做完这些,白蟒才一挥衣袖,郭宁举这才悠悠转醒,可是他已经身中剧毒,动弹不得,白衣女子,附身对上郭宁举的唇,把剧毒从他体内吸出,郭宁举体内毒素全部被吸了出来,他赶紧看着眼前的女子焦急的问道:“你把我身上的毒吸到你身上,你不就中毒了么?你身体有没有事,你待我去拿医药箱,我给你看看。”

白衣女子看着眼前慌乱的郭宁举,笑道:“我无妨,我本身就身含剧毒,这点毒对我来说,没事。”

郭宁举这才松了一口气,又看着倒在地上的昔日好友,可谁又能想到他是个人面兽心之人,实在是可恨至极。

白蟒又连夜把张保全的尸体运到山林之中,被人发现的时候,是中了蛇毒身亡,后来,镇上没有人再敢上山捉蛇了。

后来郭宁举便四海云游给人看病,身边有一位白衣女子,郭宁举唤她白仙仙,仙仙后来偶得一颗仙丹,能够压制体内剧毒,便嫁给他郭宁举,俩人如神仙眷侣,四处云游。



相关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