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天天彩票 > 产品中心 > 民间故事: 寡嫂家中传出啼哭, 小叔子串门发现纸人, 道士: 造孽
民间故事: 寡嫂家中传出啼哭, 小叔子串门发现纸人, 道士: 造孽
发布日期:2022-10-17 11:17    点击次数:154

故事发生在清朝乾隆年间,登西有一对董姓兄弟,大郎是个挑夫,平日里走南闯北,去过不少地方,为人也更为圆滑;二郎则继承了家里的一亩三分田,当起了农户,为人也比较老实。

大郎二十岁那年,领回家一个名叫白游的女孩。白游长得很漂亮,也很懂礼貌,二人已经在一起很久了,此番回来就是为了成亲的。可当二郎得知白游的身世后,当即表示拒绝。

原来,白游的父亲是个开白事店的,平日里就跟死人打招呼,属于下九流,很不吉利。在当时人的眼中,这些人阴气重,一旦进门,就会引发不幸。也正是如此,二郎对二人的婚事并不支持。

奈何大郎心意已决,说什么也改变不了。没多久,他便与白游成亲了。好在白游为人不错,对二郎一家也很是照顾,二郎也渐渐放下了心中的成见。可没过多久,意外还是发生了。

这年夏日,白游顺利怀孕,就在一家人兴高采烈的等待新生命的降临之际,大郎家里却忽然发生了大火,当时正值深夜,当众人发现的时候,夫妻俩已经被大火包围。大郎为了保护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,挺身而出,将白游紧紧护在身下。

最终,在街坊们的帮助下,夫妻俩被顺利救出,可大郎由于伤势过重,很快便死去了。得知此事后,白游不堪打击,导致小产,孩子也没能保住。

此事过后,成了寡妇的白游就变得精神恍惚,整日浑浑噩噩的,没事就喜欢坐在家门口发呆,仿佛是在等待死去的丈夫和孩子归来。二郎对此很是心疼,每天都会前来照看,白游的父亲收到消息后,立马赶了过来,并将女儿接走了。

二郎倒也没多想,毕竟这事还是其父亲亲自出面安慰比较好。果不其然,半个多月后,白游就回来了,不过她的状态明显好转了很多,看起来已经走出了心中的阴霾。与此同时,她不知在忙些什么,整天将自己关在家里。

与此同时,一些街坊邻居发现了很多奇怪的事。先是有人在夜里回家的时候,看到路口忽然出现两道白影,一大一小,就像大人牵着孩子一般。奇怪的是,那白影一闪而过,很快就消失不见了;还有人总是在半夜的时候,听到白游的家中传出奇怪的啼哭声,以及怪笑声。

由于白游父亲身份的特殊性,一些不好的传言很快就传开了,有人说肯定是附近的孤魂野鬼溜进了白游家里,也有人说是她在研究邪法。

二郎听闻这些后,心中很是担心,怕寡嫂会干出什么荒唐事。这天一早,他便主动来到了白游家串门,可当他看到白游的时候,却被她的身体情况吓了一跳。

此刻的白游身形瘦削,脸色惨白,眼窝深陷,像是好多天没有休息一般,不过她的脸上却挂着癫狂的笑容。见是二郎前来,她倒没有多想,立马将其迎进了门,二郎走进院子一看,发现在西南角的柴房旁,堆放着许多纸人,那些纸人看起来栩栩如生,不过都尚未点上眼睛,这他曾听村里的老者说过,这也是扎纸人的禁忌,不能点睛,不然纸人就该活了,不过二郎并不相信这些说法。

就在二郎收回目光的时候,却忽然看到角落里站着两个特殊的纸人,说特殊,是因其中一个纸人的身上,竟穿着大郎生前的衣服,那两个纸人一大一小,且都点上了眼睛。他们瞪着双眼,死死盯着二郎,不知为何,明明是白天,二郎却感觉到一阵恶寒,仿佛眼前那两个纸人随时会活过来,将其生吞活剥一般。

二郎连忙收回目光,并准备询问白游最近在忙些什么,可他一回头,就看到白游坐在中堂,一个劲的扎纸人,嘴里还念叨着:“快了,就快能见面了,快了!”

见白游一副鬼迷心窍的样子,二郎心中愈发不安,为了弄清一切,他在离开寡嫂家后,立马托人请来了一个道士帮忙。

那道士听闻白游给两个纸人点睛,并一直在扎纸人后,大叫一声不好,立马跟着二郎来到了她家。当时已是深夜,二人刚走到门口,院子里便传来了一阵咯咯咯的怪叫声,道士眉头紧皱,立马抽出背后的桃木剑,并破门冲了进去。

昏暗的灯光下,只见白游倒在地上,那两个被点睛的纸人已然活了过来,并手持毛笔,准备给所有的纸人全都点上眼睛。道士见状,摇头叹息道:“造孽,真是造孽啊!”

原来,白游从父亲那里听闻了一种能让死者还魂的法子,那便是扎两个纸人,点上眼睛,并在夜里子时前往死者的坟前,呼唤死者的名字,让他们的灵魂附身在纸人身上,就能与他们相见了。

可让白游没想到的是,当她回来的时候,丈夫与孩子的灵魂早就投胎转世了,而附身在纸人身上的则是两个孤魂野鬼,他们蛊惑了白游的心智,让其不停制造纸人,并准备将他们的同伴全部复活。

好在二郎及时发现了端倪,并请来了道士帮忙,这才发现了一切。道士立马掏出火符,与那两个纸人战做一团。那俩纸人还想逃跑,却被道士一剑贯穿,最后被燃烧殆尽。

处理完所有的纸人后,白游也渐渐醒了过来,在得知自己被孤魂野鬼蛊惑后,她懊悔万分。最终在二郎的帮助下,她慢慢走出了心中的阴霾,毕竟人不能一直活在过去。不久后,她改嫁给了一个老实巴交的木匠,过上了新的生活。